Cecilie Manz 坐於書桌前,旁邊是 Beoplay A1

訪談

Cecilie Manz

  • 設計

得過獎的丹麥籍設計師告訴我們她在 Bang & Olufsen Beoplay A1 便攜式藍牙揚聲器製造過程中的角色,如何以他們的核心本質作為構思基礎,在這個強調靈巧性的時代製造出好產品。

草稿紙上的 Beoplay A1 揚聲器

如今,我們周圍的物件都比以往更輕巧,尤其是像電話或是 Beoplay A1 這種便攜式揚聲器的科技技術。在這些不可思議的構造參數中,對於設計師角色的改變,您有何看法?

我認為設計師之中需要保持調整能力,並且能夠因應我們從周圍找到的解決方案。我們對此相當習慣了,這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但於此同時,我們也需要靜下心反思,看看這個領域有如此多和如此快速的改變,而這並非全然是好事。有時,靜觀其變比錯誤地反應更能獲得進展。

我非常熱衷於極簡主義,也非常喜歡小件東西。這可以推動我和開發商,讓我們表現得更好。我們只要在物件開始變得怪異不合理,或是失去功能性時,注意其容忍範圍即可,例如把按鍵變小到沒用處,還有把雨傘摺到可塞進胸前口袋,可是一旦下雨時,卻完全發揮不了作用。那就很愚蠢了。

我想這和運用你的理性思考有關——什麼時候安排,還有安排什麼,製造什麼,然後為這麼一個擁有各種不同物件和選擇的世界提供什麼。

  • Beoplay A1 鋁質網孔樣品
  • Cecilie Manz 站在她的工作室中,書桌旁是 Beoplay A1

您可以告訴我們,Bang & Olufsen 如何委託您負責這款揚聲器,還有您對此特別感到驕傲的地方是什麼?

您可能會說,往「更小的」概念去思考的方式在 Beolit12 揚聲器時就已經開始進行了。那時,我出現一個要做出比 Beoplay A2 更小機型的想法,幸運的是,Bang & Olufsen 也有同樣的想法。Beoplay A1 是 Beoplay A2 的自然演化:體積要再更小,而且在一個被壓縮得更多的空間裡,聲音還更好。

平筒狀的形體在發展過程相當早期的階段時就被確定下來了。既然人們會將這款產品拿在手中很多次,我們就想將這款產品做得平滑柔軟。可以在背袋中拿進拿出,鬆鬆地掛著,還有一個可從日常使用中表現出個性的外觀。

我對於 Beoplay A1 平滑的外表感到很開心。雖然這是一款結合鋁材和聚合物兩種材質製造出的產品,但看起來幾乎像是一個沒有尖銳稜角的石灰岩。當然,還有經由聲學技師所呈現出的高水準品質。他們找到方式開發出一個新的揚聲器內部元件,以非常均勻的音量製造出極為豐富的音質。

「感知到某個東西是對的,這是一項很重要的能力。」

Cecilie Manz

設計師

您如何讓您的創意過程順利進行?您所打造的多件作品看起來好像那些材質的結合是渾然天成的。您如何認定一件作品算是完成了?

我的所有專案都用同樣的方式進行。當我拿到產品大綱時,我會很仔細地閱讀,然後將重點放在必要的條件上,比方你要的是一個長形木桌,還是一個杯子,或是一個便攜式藍牙揚聲器,接著就是從那裡開始向外延伸。這不是說要拿走重要的細節,而是要找出必要的本質,找出我應該先開始描繪的那個功能部分。然後才是製作模型 - 以同等的態度對待每一件事,在我所進行的工作中佔有非常重要的位置。或許模型在一開始是用很便宜的三夾板做出來的,看起來很可怕,但這種做法可以讓你在之後的過程中以及下一幅草圖中,讓更多的細節浮現出來,再下一個模型也是同樣如此。經由和客戶進行會議的過程,一起分享電腦繪圖等內容。但是每一件事物都在我的工作桌上:模型、材質的參考資料、色樣以及其他元件。

你會在這個過程中的某一個點上感覺到有個東西對了,這時作品的特性也就因此形成了。而這僅僅是在最終完成一項設計的漫長過程中的第一步而已。感知到某個東西是對的,這項能力很重要。接下來是製造階段中所有避免不了的調整和修正工作,還有雙方來回多次的討論。我最重要的工作是要在所有階段中,讓雙眼保持在物件的特性上,並在交件期限眼見要到期前,在時而混亂的最後衝刺過程中,保留作品的精神。

Beoplay A1 揚聲器和工具及樣品置於桌上

Beoplay A1

自然色
250
自然色 Beoplay A1 - 1

Beoplay A1

自然色

原創的顏色選項,與明亮的北歐風裝潢一拍即合。

250

許多設計師會在創作過程中的不同時間點播放音樂,利用特定的曲調來輔助畫出更多準備性質的草圖,也會用其他曲目輔助創造出產品的原型和物件。您可以告訴我們您和音效及音樂之間的關係嗎?

對我來說,音樂很重要,即使我在工作室中選擇要很安靜。

分享音樂是件親密的事。或許因為那和情緒以及氣氛有太大的關係,事實上我比較喜歡自己一個人聽音樂。但當聽音樂變成一個重點,要透過音樂聚集在相同的氣氛和感覺中時,那當然就除外。

當我展開一個專案要畫出草圖時,我喜歡聽 Charles Mingus、Nina Simone,Keith Jarret 以及 Eric Satie.的音樂。騎車上山坡回家時,我真的需要「黑鍵」樂團⋯⋯

「我最重要的工作是將雙眼保持在物體的特性上。」

Cecilie Manz

設計師

我相信您已經被問過很多次,那您如何發現自己想要成為一名設計師?還有您如何像現在這樣保持創意源源不斷?

我很早就明瞭到,我想要用雙手工作。我對物體、材質和表面一直都很有興趣。但家具和產品設計是因為一個機緣或是錯誤才誤打誤撞進來的。一開始,我真的沒有任何企圖心要走這條路,直到我開始研究,就一頭栽了進去。現在,我想不出還有其他什麼可以像現在這樣讓我這般快樂,我真的熱愛這份工作。

有時,我會拿下一個連我自己都不看好的專案或是發明創造性質的工作,不論是從理性或是經濟層面來看。但對我的工作保持愉悅享樂的態度,這一點很重要。那些工作可能是展覽上只用一次的東西,或是一場註定會失敗的實驗,那都無所謂,因為這些都是讓我保持動力,還有以不同方式挑戰自己的重要機會。

自然色鋁材 Beoplay A1 揚聲器

Cecilie Manz 也設計便攜式藍牙揚聲器 Beoplay P2、Beoplay P6 和 Beolit 17,還有多房間控制 (Multiroom) 無線揚聲器 Beoplay M3 和 Beoplay M5,為 Bang & Olufsen 所採取的寬廣設計手法提供極佳的綜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