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 Olufsen 清空购物车
佩戴 Form 2i 头戴式耳机的声音测试假人

Alastair Philip Wiper

采访

  • 设计
  • 精英

《不可能的艺术》摄影师和作者:Bang & Olufsen 设计故事讲述他对重工业的痴迷,拍摄 CERN 的大型强子对撞机以及在 B&O 存档中搜寻产品原型的经历。

  • 生产工厂图片
  • B&O 扬声器内部配置

您是怎样成为摄影师的?

我来自伦敦南部距离伦敦约 50 公里的吉尔福德镇。我在英国的一所大学攻读哲学与政治专业,毕业后旅行了一段时间。我在法国遇到一个丹麦女孩,当时我是个滑雪迷 – 我跟着她来到丹麦,之后便在此定居。那是 2004 年。几年后,我和那个女孩分手了,后来又遇见了一个丹麦女孩。现在,我买了房子,有了孩子,生活很幸福。刚刚来到丹麦时,我其实是一名厨师。但是后来,我开始对平面设计感兴趣,自学了一些知识,最终获得了为设计师和艺术家 Henrik Vibskov 工作的机会。我为他工作了八年,在此期间,我开始研究摄影。不知不觉中,我成了一名摄影师和平面设计师。

您的摄影主题多种多样,包括工业、科学和建筑工程。您为什么对它们感兴趣?

我喜欢躲在幕后,观察人们看不到的东西。能够成为一名摄影师,我感到非常幸运。我对工业和科学工作尤其感兴趣,因为我能够一窥人类为解决不同的问题想出的各种异想天开的解决方案。例如,建造巨大的基础设施,来为城市输送电力或为整块大陆供应猪肉。或者制造巨大的机器,来分析宇宙中最小的粒子,帮助我们理解生命的意义。 我拍摄的建筑物往往都有些古怪。但是,我仍然一直坚持这么做。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建筑摄影师。我对那些销声匿迹的古怪建筑师的作品更感兴趣,他们会打破陈规,并以全新的方式展现他们的作品。例如,Jacques Labro 在阿沃里亚兹的作品,或 César Manrique 在兰萨罗特的作品。 几年前我开始写作,因为我认为这能为我拍摄的照片赋予一些更深的内涵。我希望人们能感受到我当时的感觉,同时也希望让我的照片更能吸引人们的注意。

搬着一台电视的女人

您是怎么喜欢上拍摄这些东西的?

大约五年前,我遇到了一对曾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拍摄“大工业”作品的摄影师夫妇:Wolfgang Sievers 和 Maurice Broomfield。他们拍摄了当时的很多大型炼油厂和制造工厂,当时的企业以拥有这些工厂为荣,而今天这些工厂却让他们感到耻辱。

无罩面 Beoplay 90 的顶部

我被彻底震撼了。突然间,我明白了自己想要拍摄什么东西。于是,我像发了疯一样,开始想方设法进入各种工厂进行拍摄。过去几年中,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这上面,想方设法找人和说服别人允许我进入他们的工厂。

您的拍摄主题是从天而降,还是您想方设法去努力争取的?

我非常幸运,能够做一些非常有趣的广告拍摄和编辑工作。但是,我仍然会花大量时间去探访一些工厂设施,拍摄我自己的作品。进入这些场所需要做很多的工作。有时,我会因为找错了人而受到阻碍,对方可能不理解我的意图。或者不明白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不过就像我所说的,经过多年的磨练,我对此已经非常擅长了。

记得到瑞士去拍摄 CERN 的大型强子对撞机时,我以为会非常困难,但是却出人意料的顺利。刚开始时,我原本计划进行一次普通的参观。不过我还是向他们的新闻办公室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询问我能否参观一下其他游客无法进入的地方。出乎意料的是,他们为我提供了一次私人导览。那天下午,一位研究 LHC 近三十年的工程师陪我进行了参观。后来我们一直保持联系,之后我还去过两次。最后一次,CERN 委托我拍摄他们的工厂,这简直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

生产中的 Beolab 90

您的哪次拍摄经历让您印象最为深刻?

那就是去韩国为《连线》杂志拍摄 Maersk Triple E 的制造过程,这是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船。我亲眼见证了这艘巨轮的各个部分是如何像乐高积木一样组装在一起的,是一次非常不可思议的经历。到霍森斯拍摄丹麦皇冠屠宰场的经历也让我印象深刻,这是全球最大的屠宰场之一。

看到所有粉红色的鲜肉整齐有序地加工处理,非常令人震撼。这里面有一种黑色幽默,我很喜欢。关于我们要如何食用肉类食品,永远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辩题。我拍摄的这一系列的作品卖出了很多,想到有人会将这些作品挂在壁炉或床头上,我会感到非常兴奋。

当然,还有创作《不可能的艺术》这本书!

Alastair Philip Wiper 著作《不可能的艺术》的图片

《不可能的艺术》是如何诞生的?

Bang & Olufsen 是我儿时永远的记忆 – 我的祖父有一台 B&O 电视机 – 我一直对 Bang & Olufsen 非常感兴趣。移居丹麦后,我对 Bang & Olufsen 有了更深的了解 – 很显然,Bang & Olufsen 就是我想探索的那种公司。一位朋友帮我安排了一次与 Bang & Olufsen 高层的会面,我对他们提出了自己创作这本书的想法。令我惊喜的是,他们对此表示了支持。我非常顺利地得到了许可。

“书中几乎没有什么真实产品的图片,因为这些产品在其他地方也可以看到 - 我对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东西更感兴趣”

Alastair Philip Wiper

这家公司有着如此悠久的历史和如此多的经典产品。我想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将它们展现出来。通过一种与华而不实的营销截然不同的方式。我们与知名出版商 Thames & Hudson 进行了合作,我准备深入地探索一下斯特鲁尔工厂,比如在地下室搜寻一些古老的原型机,在工厂中四处走走,看一看研发部门如何测试产品。书中几乎没有什么真实产品的图片,因为这些产品在其他地方也可以看到。我对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东西更感兴趣。我希望这是一本非常有趣、能让人们莞尔一笑的书。不希望它成为一本无聊的设计图册。

一面长长的照片墙,上面是为 B&O 工作超过 25 年的员工

您认为《不可能的艺术》这本书的亮点是什么?

斯特鲁尔 4 号工厂的食堂有一面 30 米长的墙,上面是挂出了为 B&O 工作超过 25 年的每一位员工的照片。这面墙称为“荣誉墙”,共有 1,231 张照片。想到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不由令人肃然起敬。这面墙是这本书的灵感之一。

  • Beosound Ouverture 剖面图(左)、两代 B&O(右上)、《不可能的艺术》封面(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