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and Olufsen 在丹麥 Struer 工廠中的鋁材缸

傳承

一切盡在鋁材

  • 工藝
  • 設計

好奇心是 Bang & Olufsen 作為使用鋁材前鋒的起始點。

  • Bang and Olufsen 在丹麥 Struer 工廠中的鋁材筒
  • Beolab 50 揚聲器機頂鋁材完成表面特寫

材質創新之傳承

好奇心。那是刺激 Bang and Olufsen 率先使用鋁材的根源。1955 年,當業界傳統對於音訊產品仍是採用鎘、鉻和鎳等重金屬材質時,Bang & Olufsen 的工程師即對鋁材的發展潛力產生興趣,因為鋁材堅固、有彈性、平坦且可抗腐蝕。今天,有如光滑鏡面般的鋁質表面已經成為 Bang & Olufsen 設計美學的一部分,無所不在,不可或缺。「鋁具有器械工具性作用,不僅會影響產品的表現方式,還會影響產品的設計方式。」Ib Kongstad 說。

Ib 應該比多數人更清楚。自從 1984 年加入 Bang&Olufsen 擔任化學工程師以來,他便一直待在以電鍍方式處理鋁材表面的領域,是陽極處理的技術專家。完成這一道程序的地點位於 Bang & Olufsen 總部在丹麥北部 Struer 鎮的工廠內,此程序在鋁質表面形成一層堅固,又閃耀出璀璨光澤的抗氧化表層。

一名 Bang & Olufsen 代表正在 Bang and Olufsen 位於丹麥 Struer 的工廠內,介紹一片鋁材上的精細工藝。

工廠內

在 5 號工廠內,裁剪機、研磨機和鐵片輸送機提供了背景音樂,灰色地板上的黃色地帶隔出了透過鍊金術手法處理成片和成管鋁材的作業區。第一步是磨砂和表面拋光處理。Ib 指向 Beoplay H8i 無線頭戴式耳機耳罩的觸控板,說明如何在鋁材內透過表面拋光處理做出一個螺旋般的結構,當你轉動它時,其中央反射的映像便有如一個閃閃發光的幸運輪盤在旋轉。

放有收音機、電視和汽車立體音響元件的鐵架立在工廠的地板上。Beoplay A9 上有幾條將布料和塑料隔開的黑色鋁製軌道,這些鋁軌也讓汽車立體音響機箱看起來有如遊艇上擦得發亮的舷窗,並讓 Beolab18 的管形揚聲器機箱呈現出雕像般的優雅和清晰線條。

可在高科技車床設備中看到成形中的 Beolab18 圓錐形底座,完成作業後的底座可表現出教堂風琴用音管的設計。當鋁材在旋轉進行拋光時,鋁屑即在機器機箱中旋轉,而含有 6% 油性乳劑的泡沫狀液體則有如洗衣機作業般四處潑灑。

陽極處理過程

擠壓成形後的鋁材在經過拋光之後,即運送到工廠中央的陽極處理場。設備建於 1992 年,但 Ib 說,仍然維持「世界等級」。由環境觀點來說,鋁材亦是世界性突破,讓 Bang & Olufsen 從堆積重金屬走到在水泥工廠之類的地方循環使用鋁材。

陽極處理場有 50 公尺長,放有 50 個大筒,每一筒可裝 3800 公升。天花板內的軌道控制三支機器人手臂,將架設好的鋁材元件升降到筒內,以順時針方式精準地移動,進行從去油(清潔油脂和灰塵)開始,到除灰、氧化、染色和密封的作業。分散在這些作業區之間的是水筒,可用於沖洗物料,讓物料隨時保持溼度。

站在沿筒擺放的鋼材上,你可看到一道奇妙誘人的機械性作業,類似機器人的運輸機器透過一道敏捷的運轉,為這些純淨設計元素的表面和功能進行強化。我看著 Beolab 18 的透鏡揚聲器後蓋被往下放入水中,有如步調一致的游泳選手邊靠邊架好,再固定在鈦製置放架上。經過快速的沾浸後,其中一支運輸吊架舉起置放架,放進有硝酸混合物的除灰筒內,去除任何在蝕刻過程中產生的鹼性殘留物。接著是進入氧化階段。

為面板、後蓋、機箱和音管上色是一道精細的編排技術,由 Ib 和同事一起研發出來,以配合 Bang & Olufsen 設計師的設計觀點和需求。第一套噴色系統建造於 1990 年代初期,設計基礎來自乳品業,因為清潔內筒和去除異物痕跡也極為重要。

「鋁具有器械工具性作用,不僅會影響產品的表現方式,也會影響產品的設計方式。」

Ib Kongstad

Bang & Olufsen 資深技術專家

選出一個顏色!

最早強調著色鋁材的 Bang & Olufsen 產品之一是寬螢幕電視 Avant 28,該款電視有一片如同牆面的大框架,還有 VCR 播放機和置於前面板揚聲器下面的鋁帶。

Ib 描述 Bang & Olufsen 當時的設計主管 David Lewis 如何對 5 號工廠提出一項非常特別的要求。「他過來告訴我們,他想要用在鋁帶上的顏色是『初釀的波爾多葡萄酒色』。要夠新鮮,而且不受紫外線影響。有時,Lewis 會用蠟筆找出對的顏色。他會將不同的蠟筆顏色重疊在一起,然後突然喊說『就是這一個!』 接著那一個顏色就變成我們著色系統要瞄準的目標。

在陽極處理場隔壁的控制室中,電腦螢幕追蹤著架好鋁材的動線,從工廠緩衝區到不同的處理筒。螢幕上的黃色區塊標明運輸機器人的動線——如同行車控制中心般地流暢又有效率——即使這全都是在一部看似無害的電腦上運作,因為對照這整片工廠裡的機械奇觀,電腦就顯得有些不起眼了。

Beosound 2 系列三款產品:鋁色、金色、銅色

概念經理 Jakob Kristoffersen 說明 Beoplay H9i 和 Beolit 17 使用鋁材的狀況

「Beoplay H8 頭戴式耳機使用鋁材的狀況真的很有趣,而且是經過嚴格的設計處理。調整頭帶用的壓鑄板臂經過噴砂處理,外緣髮線表面則是以會因久戴而磨損的方向經刷紋處理。如此可創造出霧面感,與耳罩上的光滑觸控表面形成對比。觸控表面的內圈僅 0.2 毫米寬,使用以觸控感應器紀錄顯示鋁鑄的技術。

「我們在 Beolit 15 上將 B&O 的鋁材設計推向一個新境界。包覆在揚聲器機箱周圍的網孔是在鋁盤上逐個打洞製造出來的。接著幫洞盤塑形、噴砂,並進行一個特別的陽極處理程序,可產生些微反射效果的霧面感。我們所要追求的是:賦予產品一個真正的『工藝打造』以及鋁材質感。」

「科技可為世界帶來和平」

在電腦旁的一個窗架中,立著一個紅色鋁架,上面是一排淺金色刻字:「科技可為世界帶來和平。」 此句話和手寫字出自於香港出生的電影明星成龍,他成為 Bang & Olufsen 的粉絲已超過 35 年,並於 2012 年前來參觀 5 號工廠。當成龍進入生產設備時,他蹲下來並親吻工廠的地板,說出:「如餐廳般乾淨」這樣的話。他受到以 Beovision 10 電視的回贈,電視上刻有他在參觀時所寫下的那段智慧之語。

Ib 在過去幾年的時間內和不同的藝術家一起工作過,包括知名的美國畫家兼雕刻家 Miya Ando,此位藝術家創造出一系列的鋁框,和手染色的 Bang & Olufsen 揚聲器相呼應。這些藝術家對於 Bang & Olufsen 工藝的正面評價,以及和 5 號工廠團隊的合作經驗,對於他們在鋁材表面處理上發展出更多可能性的追求,已成為他們重要的靈感來源。「我們仍然有測試極限的自由空間。」Ib 說。「這針對某些事有或沒有發生的可能性,為我們帶來優勢條件。」

  • (左)Beosound Ouverture 剖面圖,(右上)與專家在生產區內,(右下)完成第一道處理的 Beosound 1

  • (右)儲藏室,(左上)鋁材儲藏室,(左下)第一生產階段

讓不可能變可能

讓不可能變可能,是在這裡驅動工作團隊的重心。即使在產品發展的個別階段中看到了音訊元件(槍枝金屬色汽車揚聲器網孔、剛完成拋光的遙控器框架),他們仍能從此處突破功能的界限。這便是為什麼設計師要在發展初期進入 5 號工廠,與陽極塗層專家進行溝通。

「無所限制。」Ib 說。「我們不喜歡說不。我們的企業以設計師為主導,這便是為什麼我們有最先進的鋁製廠。因為我們的設計師會將我們往極限推。你無法向其他公司委外製作這一類的產品⋯⋯他們會叫著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