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olab 50 在黑板上以粉筆畫出的草圖

討論

集眾人之力的設計

  • 設計
  • 工藝

加入我們與概念設計師、聲學工程師和技術專案經理討論的行列,他們將帶領我們一起悠遊於具有突破性全新產品的創造階段。

一切都從結構開始

「我們從觀察結構開始。」當 Kresten Bjørn Krab-Bjerre 在描述為 Bang & Olufsen 所設計的任何產品時如此說。「這是在設計師開始設計前的準備性工作。我們對於哪種元件需要用在產品上都有一個一般性的想法,如果說到揚聲器,聲學家可能就會有特定的需求。例如,Beolab 50 這一個揚聲器的置放方式,在設計師開始動手畫在紙上前就已經確定了。因此設計過程有時會包含固定條件。」 Kresten Bjørn Krab-Bjerre 是概念設計師,也是讓產品從萌芽到誕生的工作團隊成員之一,在過程中要顧及所有來自不同利益關係人的期望和意見。「形體依功能而定,如同公司的說法。」Søren Jørgensen 說。「如果有許多硬體在之前已經選好,就像 Beolab 50 的情況一樣,那就大致可確認形體的方向了。」

Søren Jørgensen 是技術專案經理,負責所有產品創作階段的機械層面。「我們對 Beolab 50 設定了一個指標,也就是讓它的功能表現遠超過在產品組合中它所替代的 Beolab 5,也要比它的直接競爭對手來得好。」Jakob Dyreby 說。「那道指標等於暗示了產品的尺寸和形體。我們需要有一定的空間,好讓空氣在機箱內流動,揚聲器單體的空間也要能移動,因此最初的概念方向有助於指引設計師。」 Jakob Dyreby 是聲學工程師,負責產品的聲音表現。在結合設計與技術時,合作性有重要的影響力。我們集合了概念設計師、機械工程師還有聲學家,一起為 Beolab 50 進行合作設計過程討論,這種做法是 Bang & Olufsen 的文化特性。這和主流信仰相反,因為 Struer 的設計不是一名大師的獨作,而是與不同領域的專業團隊合作呈現出的作品。

老舊圓形揚聲器黑白影像

如前所述,設計過程始於對結構的觀察,但在你能夠抓到重點之前,還有一個基礎所在的概念發展階段。如果問 Kresten Bjørn Krab-Bjerre,他會回答說類似購物歷程的概念。「在創造產品的過程中,有一大部分工作是在編列採購預算。」他解釋說。「你面前有一櫃是基本所需品和必需品,還有另一櫃是糖果以及其他會挑逗你欲望的東西。如果你拿了一大筒冰淇淋,那就代表你只能再拿一小塊巧克力,因此我們會不斷地去看不同的情境。如果我們放了一個大的低音單體和兩個中音單體,我們就要在設計上花更多心思;如果我們選擇另一個擴大器,我們就可以用材質做出完全不同的東西。這些選擇讓事情保持動態。」 Jakob Dyreby 和 Søren Jørgensen 與其他同事點頭表示認同。其中一名同事還補充說,他們拿到的產品概念大綱非常簡單明確,在發展初期幾乎是骨幹,但一路下來都會發生變化。 「在產品開始有了形體之後,你會對它越來越有感情。」Kresten Bjørn Krab-Bjerre 笑顏逐開地說。「控制你的感覺而不脫離主題,這一點很重要的。」 「我們會在這裡(指 Bang & Olufsen),是因為我們對我們所做的事情充滿熱情。而我也必須承認我們偶爾會失控。」 當 Kresten Bjørn Krab-Bjerre 在描述這種公司的氛圍時,大家爆笑了一陣。「但我們總是將顧客放在第一位。」他接著說。「如果整個組合對他們有吸引力的話,我們就會按照這樣去做。」

「魔術在設計、聲學,還有和機械、硬體及軟體背後整體思考有關的各種會議中產生出來。」

Jacob Dyreby

聲學工程師

如何符合又超越期望

「在顧客購買 Bang & Olufsen 揚聲器時,我們需要達成某些基本期望。」Søren Jørgensen 說。「材質和工藝必須有一流水準,如果有個優美的結構動作也無傷。」 他微笑看著 Jakob Dyreby 插話說:「從聲學角度來看,我們必須表現出最高水準,但那始終是一個假定事實,所以我們也不必在那上面著墨太多。」「或許我們應該要。」他若有所思地加上說。 如果你仔細去看,任何 Bang & Olufsen 產品都有三個必要的屬性:非要不可的品質、期待的品質和定位的品質。非要不可的品質是官方所制定的法定要求;期待的品質是依照價位對產品所期待的品質,例如音效品質、工藝水準還有顧客服務。最後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屬性是定位品質。在 Beolab 50 的情況中,當我們推出聲學透鏡時,出現了讚聲連連不斷的效應,讓產品有展翅高飛的機會。 「能夠促成交易的是定位品質。」一旦魔術時刻到來,顧客就會感到無法不下手。」Kresten Bjørn Krab-Bjerre 邊自信滿滿地說,邊展示透鏡流暢優美的動作。

三名工程師在製造 Beolab 50 揚聲器時的示圖

「Beolab 50 的音效品質值得多在定位品質上發揮。」 Jakob Dyreby 繼續說:「我們在這裡的標準很高,而且真的充分運用了旗艦產品 Beolab 90 的知識。就力道、清晰度和精準性來說,我們是成功的,揚聲器單體聰明的擺放方式也讓我們可創造出很棒的方向性控制。」 門道在於將所有東西都擺進機箱內,又可達到散熱目的,讓空氣四處流動。這道作業屬於 Søren Jørgensen 的專業。「這真是一個大難題,因為還要考慮到線路還有組裝,所以設計過程是一連串的反覆運算和測試。每一道動作都會產生出一個反應,因此算是團隊工作。這是很棒的一件事。每一個部門都有注入心血在產品裡。」 「每一個決定對音效都有一道作用。那代表之後要到聲學部門進行測試。」Jakob Dyreby 說。「幸運的是,我們已經從 Beolab 90 上學到很多可以加以利用的事物。這些事物不僅幫我們省下時間,也因此產生出下一代產品。」 「我們對於 Beolab 90 和 Beolab 50 的聲音在房內會如何表現,還有如何產生影響的知識已經有大躍進。」Kresten Bjørn Krab-Bjerre 說。「你們也可以看到我們的那些技術顯現在靈活的揚聲器 Beosound 1 和 Beosound 2 上,接下來你們將從我們的產品組合看到技術繼續不斷演進。」

Bang&Olufsen 之魂

合作為成功之鑰

「魔術在設計、聲學和與機械、硬體及軟體背後整體思考有關的各種會議中產生出來。」Jakob Dyreby.說。

「成功的關鍵在於我們的合作方式,這毫無疑問。」Kresten Bjørn Krab-Bjerre 說。「我們以對目標的共同理解程度通力合作。我們坐在同一艘船上,對彼此負責。如果聲學部分有問題,概念發展和機械工程都會想辦法幫忙,反之亦然。永遠不會是一個部門取勝於另一個部門,永遠都是以一致性來創造。」 「Bang & Olufsen 特別的靈魂精神和合作方式,讓這家公司真正不同凡響。」Kresten Bjørn Krab-Bjerre 說。「我們不斷嘗試改進,始終注意細節,也因為我們使用如此多不同的技巧組合來回答問題,我們可以比獨立進行做得更出色。事實上,我真的會建議你們把所有 Bang & Olufsen 產品的商標撕掉,而人們仍然可以分辨出這是我們所做的產品。產品確實可以反映出我們這些人的熱情。」